从卖票起家到三大球赛事运营,体育之窗下一步要做什么?

摘要: 从北京工人体育场开始卖球票到运营三大球赛事,成立16年的体育之窗现在要布局数字体育了。

11-12 19:02 首页 懒熊体育

从北京工人体育场开始卖球票到运营三大球赛事,成立16年的体育之窗现在要布局数字体育了。


“体育之窗未来几年的发展重点将会放在体育数字营销方面。”体育之窗CEO高宏对懒熊体育说。


作为一家体育产业服务平台,2001年成立的体育之窗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和发展,形成了以体育赛事运营推广和体育休闲服务为业务支点,借助中国之队赛事、中超联赛、NBA中国赛、CBA联赛、亚洲女子排球锦标赛、中国网球公开赛等国内外顶级体育赛事,打造了覆盖赛事、场馆、体育迷、衍生商品及服务的多维度产业链。并于2015年11月正式在新三板挂牌。

 

2016年7月,体育之窗与中国排球协会达成战略合作,从2016-2017赛季开始,体育之窗正式成为中国排球联赛商务运营推广合作伙伴。高宏告诉懒熊体育:“合约期限是5+N年,合约金额是浮动的,随着排球联赛的发展,投入金额会逐渐增加,平均每年在1亿元以上。”


8月29日,体育之窗发布了2017年半年度报,公司营收2.95亿元,同比增长5.18%,净利润同比下降68.19%,仅为2194.68万元。财报提及,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是由于赛事运营成本增加,以及投资项目财务费用增加、投资收益下降所致。

 

目前,体育之窗的业务主要有三部分:赛事运营、体育休闲、体育增值服务(原赛事营销及咨询调整为体育增值服务)。



 

  • 其中赛事运营业务是营收的主要来源,2016年和2015年营收分别为5.973.27亿元和3.27亿元;

  • 体育休闲业务在2016年和2015年营收分别为1.43亿元和1.23亿元;

  • 体育增值服务业务在2016年和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1.01亿元和0.57亿元。

 

通过财报数据可以看出,2017年上半年,赛事运营营收1.91亿元,占总营收的64.79%,2016年赛事运营业务的营收占总营收的70.93%,这部分业务主要依靠广告、票房和衍生品等。高宏透露,2016年仅票房(中国男足世界杯预选赛、NBA中国赛等)的收入就达到了5个亿。


在体育休闲方面,2016年和2015年的营收基本保持在1.2-1.4亿元左右。“这三块业务中,体育休闲的收入非常稳定,就是工体这一圈的吃喝玩乐,现金流也很好,但是增长空间有限。”高宏说。这里提到的“吃喝玩乐”主要是指工体周围的餐厅、酒吧、KTV等,体育休闲业务主要是经营租赁的租金收入,根据2017半年度报可知,由于租金上涨,体育休闲业务收入2017上半年有所增加,为6717.83万元,但占比与去年同期的基本一致。

 

2017上半年体育增值服务营收3678.07万元,占总营收的12.46%。通过上图可以看出,体育增值服务业务的营收每年都有大度提升,尽管2016年的营收增加到1.01亿元,但营收占比始终在11%-12%。高宏表示,到2018年二季度,要将这部分营收的占比提升到20%-25%。



 

为此,体育之窗在今年8月中旬对外宣布成立数字营销事业部。

 

高宏告诉懒熊体育:“体育之窗原来没有版权业务的,现在单独成立体育数字营销事业部,就是想把它做大,其中还包括体育游戏业务,下一步利润做到更大规模的增长,基本是靠这部分,体育增值服务未来有可能会更名为数字营销收入。”

 

针对这一业务的战略调整,高宏解释到,在以往与各个平台对接时发现,数字化是前提和基础,数字营销板块原来隶属于IT部和市场部,现在独立出来,主要还是为了即将到来的中国排球联赛。

 

体育之窗此前并没有电视产品和新媒体数字产品,成为中国排球联赛的独家运营商后,高宏认为这是公司建立数字营销业务的机会,但不仅限于排球联赛,将结合之前做过的足球、篮球的票务、游戏、竞猜以及特许产品等业务,整合到数字营销平台,并以此为出口与各个平台对接。

 

在中超的商业价值和5年80亿的天价版权面临重新评估,CBA在战略合作伙伴和版权分销尚未确定的情况下,体育之窗首席策略官谢骏提出了“B3理念”,即品牌赞助商、赛事版权方和媒体平台三方在用户服务、内容包装、营销策略上打通,以提升赛的商业价值;为实现定制化产品和服务,“三大球”的资源整合将秉持“共享、开放、联运”的理念。





谢骏说:“从商业化的认知角度,其实是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赛事运营,第二个阶段是体育营销,第三个阶段是体育服务阶段。我们把体育资产作为表演业,服务于客户,要把所有的资源整合起来,就是‘B3理念’,它是层级的关系,我们也在实践,包括这里延展出来的商业模式,将这些资源极大化的整合起来,形成了一个线性效应。”

 

以排球联赛为例,谢骏通过三个维度阐释了“B3”的含义。


第一,从信号源的维度,排球作为赛事表演来讲,在赛事设计和规则设计上使其在视频表现中让用户更容易产生共鸣,也就是说拍什么,用什么拍;

第二,在呈现方式上,除传统的视频呈现方式外,体育之窗将增加脱口秀、直播等;

第三,通过数字媒体衍生出包括动漫和真人秀等产品。

 

在高宏看来,世界排球领域中,还没有一个国家的排球联赛值得其他国家去学习、模仿,“篮球领域有NBA联赛,足球领域有英超联赛,但是排球没有,我没有可以模仿的对象,一切都在摸索中进行。”

 

“过去我们为竞技结果服务,现在体育之窗准备策划和导演赛事内容,把赛事当做产品来包装,这是目前要走的一条路。”谢骏表示。

 

在赛事内容包装及制作、赛事转播、内容衍生品开发等方面,体育之窗数字营销总监王承志表示,未来将会设立超级品牌日(20场)、城市荣耀(100场)、动感嘉年华(100+场)等赛事产品。

 

结合以上赛事产品,高宏列举了三个合作方案,分为A、B、C三个类别。A类即定制化联合运营方案,B类或许以代理的身份出现,C类则属于开放型,不涉及资金,双方资源置换。

 

随着共享经济的闯进人们的日常生活,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等一些列的共享产品涌出,高宏提出共享赛事版权IP。

 

高宏认为,版权市场之所以预冷,是因为体育行业市场分得太细,每家之间各自为战。体育之窗作为第三方平台,将各家整合到一起,在共享大环境下共享中国排球联赛的IP。

 

2017年2月的排球全明星赛,光明乳业在成为赞助商的同时,也拿到了赛事的媒体版权的播出权。“这就是排球与足球、篮球的商业模式不同的地方,我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高宏说。



 

体育之窗的数字体育业务板块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则是体育游戏。

 

2015年11月,中超公司将中超游戏授权给体育之窗,同月《中超风云》手游正式上线,高宏透露,过去两年《中超风云》单款游戏年收入已过亿元,中超公司每年也有上千万元入账。

 

根据《2016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655.7亿元,同比增长17.7%,已经连续3年突破千亿大关。在电竞领域,2016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504.6亿元,占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的30.5%。

 

面对庞大的游戏市场,体育之窗发起并成立了体育电竞赛事国际联盟,成员包括联众、开普乐、掌上纵横、星游记等数家电竞平台和游戏公司。

 

另一边,刚刚与中超公司签约6年的疯狂体育,成为中超联赛官方游戏高级合作伙伴。疯狂体育CEO彭锡涛透露,疯狂体育将于9月推出一款实时对战类游戏,而体育之窗也将在9月底上线一款《中超荣耀》游戏。

 

作为中超公司游戏的发行商(非独家),体育之窗在未来5个月内将有三款中超游戏上线,高宏表示,公司要在体育游戏产品基础上,推动游戏电竞化和赛事体育化。

 

体育之窗接下来的重点是,将三大球资源与数字体育融合,推动“传统赛事数字化,数字体育电竞化”发展,为更多体育迷提供丰富的体育产品服务。

 

“未来,我希望赛事运营、体育休闲服务、数字体育这三块业务能够形成三足鼎立。”高宏说。



中国体育企业家全球视野计划

加州站

点阅读原文报名咨询


首页 - 懒熊体育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