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精力还是那么充沛 ?

摘要: 为了保证工作学习和社交娱乐,他们不约而同地牺牲了自己的睡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是很常见的。

09-12 07:10 首页 高顿金融分析师

我一直有一个很大的困惑,为什么很多美国人可以睡得那么少?


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我刚到美国读书的时候。相信在美国上过学的人都有体会,学习强度非常大。当时我每天早上8点起床去上课,晚上在图书馆呆到1点,周末也基本都安排得满满的。不是我用功,而是功课实在太多,让你完全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


拿我们其中一门主课来说,一周上三次课,一次三小时,每次课后教授都会在学校内网上传当天的阅读材料,都是她从各种数据库里找的论文文献和在图书馆里扫描的书籍,通常是PDF文档,我们自己下载后到图书馆免费打印。


每次要打印上百张A4纸(正反两面打印),偶尔打印完一看,今天的材料竟然只有六七十张,就会觉得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不少。不要忘了这不是看休闲杂志,里面的内容都是枯燥艰深的学术论文,而且通常排版得密密麻麻并且极少插图。


你以为光看这些材料就完了吗?并没有。


在还没有开学前,教授已经发邮件给每一个学生,列出了整个学期的阅读书目,一共有30多本,都是学术书籍,要求学生自己到书店里去买,每周课上会讨论其中的一两本书。至于统一的教材,反而是没有的。此外,每周还要写两篇文章,还得抽时间出来准备毕业前要交的论文。


不要忘了,这还只是其中的一门课,其他每一门课的教授都会这样像地主恶霸一样地把你榨成渣渣。


读完一年的硕士课程,每一个人都像经历了生死炼狱,毕业时仿佛有重生之感。那个时候最好的纪念,就是去学院里的纪念品商店买一件上面印着“I survived J School”的T恤衫(J School是我们那个学院的简称),意思是“我读完J School竟然活了下来”。


这么高强度的工作量,正常的作息时间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所以几乎每天我都只能蓬头垢面地在学校和住处之间两点一线地疲于奔命。之前设想的要多去旁听其他系有意思的课、多认识人、多参加社会活动等等美好憧憬,全部都被残酷的现实击打得粉碎。


即使现在已经几年过去了,我重新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心有余悸。当时我住的地方右转300米就是我一直向往的中央公园,但是整整三个月我愣是没有时间去瞅一眼。


当时我们班里一共9个学生,除了我和另一个奥地利人以外,其他都是美国人。和我一样,大多数人也都是疲于奔命,眼睛都带着血丝。但是,有一个本科在哈佛读的美国同学,却每天都一副容光焕发精力充沛的样子。我曾经以为他是偷懒没看阅读材料,所以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可是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他不但把大部分功课都完成了,而且还有时间时不时地去听个讲座、参加个派对什么的。


他告诉我说,他固定在凌晨3点半睡觉,早上7点半起床。我大为震惊,问他睡这么少为什么还能保持这么旺盛的精力?像我每天睡6个多小时,就已经很为自己骄傲,觉得自己很努力地把自己耗到了体能极限。


他笑笑说,他一直都是这样,每天睡4个小时就差不多够了。他还说,在美国就是这样,工作、社交、睡觉,每个人都只能保证两样,他不想耽误学习也不想没有社交,就只能牺牲睡眠了。后来我慢慢地发现,其实不仅仅是在顶尖的学校,美国社会里顶尖的那一批人,几乎都是处于这样一种疯狂高速运转的状态。为了保证工作学习和社交娱乐,他们不约而同地牺牲了自己的睡眠,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是很常见的


比如我们的教授,也是这样一个例子。除了教书以外,她还是好几家媒体的专栏作者,每周都要写很多文章;还经常参加各种研讨会和研究计划;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有时间每年写一本书。


相比学生,她的工作量只多不少。我不知道她每天睡几个小时,我只知道每天我们的邮箱里收到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必定是她发的,每天早上收到的第一封邮件也经常是她发的。有时候我到晚上1点写完作业用电子邮件给她发过去,第二天一大早必然会收到她回复的修改意见,而且看邮件发送时间常常是凌晨三四点。可是每天早上9点开始的课,她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再比如我工作以后经历的好几个上司,几乎都是每天半夜两三点给我们发工作邮件,第二天一大早8点不到进办公室,而且他们都是天天如此。


媒体也时不时地会写关于睡眠时间的文章,列出那些成功人士只睡三四个小时的例子——奥巴马每天只睡6个小时,雅虎的美女 CEO 玛丽莎·梅耶尔每天只睡4个小时,今年把总统选战搅成一团浑水的地产大亨特朗普据说也只睡4个小时……



北美一个华人论坛上的讨论:


甚至连Quora这样的社交网站上,都有人在问:为什么跨国公司的CEO们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还能有效地管理几百亿市值的公司?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有科学家做过研究说,有些人可以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还精力充沛,除了他们自己很拼很努力,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体内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基因。


他们还把这种基因命名为“撒切尔基因”,因为据说撒切尔夫人就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少睡者”的典型。


所以,最大的解释就是,这就是天分吧。


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少睡基因、输在起跑线上的人来说,办法大概是:一,尽可能地保证睡眠的质量;二,提高睡眠的效率,有些事情睡觉时能办的就在睡觉时办。三,多运动,这是补充精力的有限方法。


前方高能,再来看看这22位CEO的作息:


1、美国在线公司(AOL)首席执行官Tim Armstrong




这位前谷歌执行官并不是一位“爱好睡觉”的人,他每天都在清晨5点或5:15醒来。之后要么工作,要么阅读,或者看看自家公司的产品,回复电子邮件。


为了保证更多的思考时间,Tim Armstrong通常不会自己开车,而是请专职司机。


2、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



这位科技巨擘在业界正是以早起出名,苹果的员工会在清晨、或者说接近黎明时分的4:30就收到Tim Cook的电子邮件,且每日如此,他们已经习以为常。


当然,Tim Cook会在5点钟的时候准时出现在健身房。


3、通用电气(GE)首席执行官Jeff Immelt



通用电气(GE)首席执行官Jeff Immelt每一天的5:30,Jeff Immelt都会起床做有氧运动。期间,他还会读报纸,看CNBC。他曾经提起,自己已经连续24年每周工作100个小时了。这就是说,按照7天的时间计算,他每天的工作时长为14个小时以上……


4、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Mary Barra



早起大概成了通用公司的传统,现任CEO Mary Barra就像其前任Daniel Akerson一样,日日早起。她每天准时准点地在清晨6点出现在办公室。在这一点上,她比前任做的还要出色。


5、富士施乐(Xerox)首席执行官Ursula Burns



回复电邮是Ursula Burns每日清晨的习惯,为此,她会在5:15起床。不过,尽管经常会工作到深夜,但Ursula Burns会保证自己每周两次的个人健康训练,这个时间定在6:00,每次一个小时。


6、菲亚特(Fiat)和克莱斯勒(Chrysler)首席执行官Sergio Marchionne



这位具有加拿大和意大利双重国籍的商人起床的时候,恐怕大部分人都还在梦乡中——3:30。公司有位高管曾表示:“Sergio创造出了(一周里的)第八天,我们来实现它。”还有一位高管曾在60 Minutes节目中这样说:“当意大利放假的时候,他回美国工作;当美国放假的时候,他再回意大利工作。”


7、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Bill Gross


Bill Gross的早起如同他那糟糕的君王脾气,以及职业二十一点玩家的身份一样出名。他会在4:30就起床,查看全球市场行情和消息,并在6点钟准时坐在办公桌前。


8、Twitter创始人、移动支付公司Square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


Jack Dorsey曾对媒体透露,他一般会在5:30起床,然后就开始做早课——冥想,以及一个小时的慢跑。这样的生活方式他持续了很久,尤其是同时在Twitter和Square之间来回奔波工作的时候。


9、维珍集团(Virgin Group)创始人及董事局主席Richard Branson


Richard Branson自曝起床时间是5:45,甚至在他的私人岛屿上度假时也是如此。他会拉开窗帘睡觉,这样,第二天的阳光就会叫醒自己。


10、百事集团(PepsiCo)首席执行官Indra Nooyi


这位这位印度裔女执行官最早的起床时间是清晨4点。她曾称:“人们说,睡眠是上帝赐予的礼物……这份礼物我从未得到过。”她透露自己每天到公司的时间不会晚于7点。


11、维珍美国首席执行官David Cush


他曾向媒体表示,自己每天会在4:15起床,然后发邮件、致电东海岸的商业伙伴。不过,每天清晨的达拉斯体育广播是他不会错过的节目,当然,还包括读报纸和健身。


12、迪斯尼集团首席执行官Bob Iger



Bob Iger曾对纽约时报表示,他一般在4:30起床,利用上班前这段安静的时光读报纸、看电视。这段时间无人打扰,他能同时处理多项事情。


13、Hain Celestial Group首席执行官Irwin Simon


美国天然日用品制造商Hain Celestial集团CEO Irwin Simon会在5点钟起床。之后的习惯就像上述几个CEO们一样,回复邮件、与欧洲和亚洲的商业伙伴通话。不同的是,他还会在孩子们起来之前祈祷、遛狗、做运动。而且,他还能在进入长岛办公室之前在曼哈顿开个早餐会。


14、前百事可乐CEO Steve Reinemund


现任Wake Forest大学商学院院长Steve Reinemund曾经告诉雅虎财经,他在5:30起床,再读报纸。他会在工作前浏览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达拉斯晨报。


15、星巴克CEO Howard Schultz


Howard Schultz以晨练开始新的一天,一般是与妻子一同骑车。即便如此,他也会保证自己在6点之前赶到办公室。


16、Aurora Fashions首席执行官Mike Shearwood


作为一家英国时尚领域的先锋公司,Aurora Fashions首席执行官Mike Shearwood忙碌的一天开始于清晨5点。他从诺丁汉赶到伦敦差不多是7:45了。他对这种长距离的上下班路途乐此不疲:“我会赶复邮件、赶工作,还能与团队通电话。”


17、布鲁克林篮网队首席执行官Brett Yormark


布鲁克林篮网队(Brooklyn Nets)在更名前为新泽西篮网队。Brett Yormark是全美NBA界最年轻的CEO。他的起床时间也许会让很多人汗颜——3点半。而且他在4:30就会出现在办公室了。然后他再开始一天的工作,发邮件什么的。


不过,他并非铁人。周末是他放松自己的时间——7点钟才到办公室工作。


18、前氧气媒体公司 (Oxygen Channel)首席执行官Gerry Laybourne


作为二十世纪80年代有线电视界先锋人物,Gerry Laybourne总是在6点起床,半小时以后离家赶赴公司。如果你起的够早,她可能还会带上你。她曾对雅虎财经说:“每周一到两次,我都会在中央公园步行,并与一名寻求我的建议的年轻人同行。这是我帮助下一代人的方式。如果有人早起,我认为,他对待生活是认真的。我无法在公司做这些事,但早起让我有空健身,同时,还能和年轻人保持沟通交流。


19、私募股权投资公司Saban Capital首席执行官Haim Saban


这位埃及出生的以色列-美国籍亿万富豪也很勤奋,6:02,他就开始享用清晨咖啡了。他会在75分钟的晨练前先工作一小时。


20、Brooklyn Industries首席执行官Lexy Funk


这位时尚企业联合创始人之一曾对赫芬顿邮报如此形容她的一天:“我一般在4点醒来。”然后,她就开始纠结了:到底是倒头再睡,还是拿起黑莓工作呢?不过,绝大多数情况下,她在忙于回复邮件的同时,会抽空打几个和生意有关的电话。


21、喜达屋酒店(Starwood Hotels)首席执行官Frits Van Paasschen



他在5:50就开始跑步了,你可以想象他的起床时间。6:30,他会准时出现在办公桌前。


22、Cisco 首席执行官Padmasree Warrior


这位印度裔女强人4:30就起来了,发邮件、读新闻、晨练,一样不少。最晚在8:30,她就会进入公司工作了。


也正因其勤奋而卓有成效的工作,Padmasree Warrior早在作为摩托罗拉首席技术官的时候就备受赞誉了。


    


这个世界就是一波人昼夜不停地运转,另一波人醒来后发现世界变了!



加入CFA群聊,拥有优质的人脉

加入CFA群聊,开拓知识的视野

加入CFA群聊,与业界精英同行

 

你与Ta们只有一个二维码的距离

↓↓↓

点击阅读精选内容:

? 2017 高顿CFA 保留其所有权利。本文作者与出处:假装在纽约,网易。ID:mr-jiazhuang。若需引用或转载请联系作者,注明以上相关信息。

2017年6月5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互金专委会)正式启动“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该计划旨在促进互联网金融企业透明化运营、阳光下发展。 在该计划开启的互金企业运营指数测评中,目前洋钱罐平台以71.4的分值,在首批参加测评的15家企业中位列榜首。同时洋钱罐还成为首批两家自愿将运营数据实时接入国家技术平台的企业之一,洋钱罐平台上的投资人均可在技术平台上查验自己的投资情况。 有国家互金专委会负责人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平台风险主要来源于互金企业的不透明,包括资产不透明、运营不透明和实力不透明。不透明则无法分析风险,可能导致自融、自保以及虚假项目等重大问题。国家互金专委会依托于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对互金企业的透明性进行了长期跟踪与巡查。而此次“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也是基于此而开展。 根据阳光计划的设计,将有三大方案用于推进互金企业运营情况的透明度。 首先,国家互金专委会将定期组织全网巡查,由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按照客观情况如实反映其资产透明性,并向社会公开。如资产不透明,则无法分析其重大风险。 其次,国家互金专委会将鼓励互金平台自愿将运营数据实时接入国家技术平台中来,投资人可在技术平台上查验自己的投资情况,校验企业上报数据是否真实。同时国家互金专委会根据企业接入的数据,计算相关运营指标,每日向社会公布,从而提升企业的运营透明度。目前真融宝、洋钱罐两家企业已作为首批试点企业,自愿接受社会监督,并公开其运营情况。 最后,在互金企业自愿参加的前提下,国家互金专委会将依据“全客观、可验证”原则对企业进行测评,并公布测评指标。互金企业需按照指标提交材料,如验资报告、股东构成、审计报告、存管合同等,由专委会组织第三方专家审核公布。 洋钱罐CTO耿博表示,互金行业阳光化自律的同时还需要接受阳光化监督,接受第三方客观的全面的评估。尤其是来自权威部门专业化技术化的监管和评测,才是让互金企业在自身制度建设上越来越系统和正规的长期推动力所在。作为一家技术驱动性的互金企业,洋钱罐很早就加入到与国家互金专委会的合作中来,也希望通过“阳光行动”来推动互金行业的规范发展。  新华网北京6月5日电(闫雨昕)在金融扶贫的攻坚战之中,商业银行无疑扮演者着中坚力量。近来,许多商业银行致力于兼顾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协调发展,加紧探索出一套“脱贫而不返贫”的可借鉴方案。   立足小微、三农   众所周知,小微、三农是金融扶贫的重点领域,也是难点所在。为了更好地做好扶贫工作,许多银行每年都会单列小企业信贷计划,在授信审批、贷款限额等方面优先保障小微、涉农等弱势群体的金融需求,支持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和弱势群体的创业就业。   记者了解到,2013年以来,浙商银行开始发行小微专项金融债,进一步拓宽小微金融和精准扶贫的资金渠道,为其提供长期、稳定和低成本的资金来源。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一季度末,该行发行金融债券专项用于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10亿元。此外,还提高小企业不良贷款率容忍度,对小企业从业人员差别化问责免责。   扶贫也是一项系统工程。在金融支持外,更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多方参与,共建扶贫系统生态圈。   近年来,金融机构携手地方政府及第三方机构,通过成立扶持基金、产业基金等,扩大扶贫的信贷投入、提高扶贫的精准度。例如帮助贫困地区通过产业引进、劳务输出实现脱贫;积极支持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等发达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落后地区的转移;支持优质企业“一带一路”沿线的产业布局,带动相关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和人员就业等等。   浙商银行此前曾为红狮集团提供了8.4亿元授信,通过购买债券、中期流动资金等支持其在四川、甘肃等地建立水泥生产基地;给予盾安集团授信40亿元,支持其在内蒙古等地区进行投资,在为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的同时,也带动了周边产业的发展,提升了居民收入水平。   从“救济”到商业可持续   并非简单的施舍救济,金融扶贫更要坚持商业可持续原则。就商业银行而言,在能力所及之内履行社会责任,把握信贷投放的实质风险成为构建金融扶贫长效机制的关键。   近年来,围绕贫困地区客户需求,许多金融机构都在探索结合互联网金融从担保方式、期限、提还款方式、细分客户群等维度加快产品创新与开发,推出“民宿贷”、“农村电商贷”等产品,主动支持当地旅游扶贫、电商扶贫。   在兰州,浙商银行与甘肃陇西县人民政府合作,推出“精准互助贷”、“精准惠农贷”、“精准助企贷”等三款金融精准扶贫产品,目前已与11户农户代表签约,共投放扶贫农户贷款102万元;在重庆,他们又主动对接重庆市巴南区的“青锋计划”,推出“青年创客贷”产品,支持缺乏资金积累的巴南籍或在巴南创业青年,累计发放“青年创客贷”金额2000多万元,累计支持优秀创业青年60多名。   扶贫既需要“大水漫灌”式的财政扶贫,更需要“精准滴灌”式的金融扶贫。越来越多的银行都通过制定个性化的扶贫方案“精准施策”。如:浙商银行成都分行对金口河区大杠村的贫困户采取一户一策、一户一法、扶贫扶智并重等方式,力争用3到5年时间,有效提高被帮扶贫困户的劳动技能,使被帮扶的贫困户有自我发展和稳定收入的主业,并实现逐步脱贫、致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金融扶贫的探索永远在路上。


首页 - 高顿金融分析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