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皆是北大教授的朴树,人不在江湖,江湖却在等他!

摘要: 故事开始以前最初的那些春天阳光洒在杨树上 风吹来 闪银光街道平静而温暖钟走得好慢那是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在

09-05 10:40 首页 高顿金融分析师

朴树,原名濮树。1973年出生于南京,成长在北京,父母都是北大教授。1993年考取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但第二年就辍学开始音乐创作。也就是说,现在的朴树只有高中学历,北大教授的儿子不上大学,在一般人看来确实不可思议。


北大教授的孩子,按道理说应该是北大附小、附中、北大,然后出国留学,前程似锦。可是朴树当年却没考上北大附中,当年北大附中的录取线是173.5分,而他考了173分,父亲为了那0.5分奔走了一个月。


朴树回忆多年阴郁症的根源,认为是自己没考上北大附中,觉得“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了”。朴树的父母则认为是朴树上初中以后,老师把他的班长一职撤了,从此开始严重不合群,话少,失眠。


初中还没毕业,朴树就跟父亲说“音乐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想做一名音乐人。为此还休学过一年,组了乐队,每天晚上跟一帮人去北大的草坪弹琴。


初中毕业之后,朴树跟父亲说“不想上大学了”,可还是豁出命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因为那是父母的期望。但青春期叛逆是朴树音乐的一个重要主题,大二的时候,朴树选择了退学,选择了风雨无阻地在家门口的小运河边弹琴唱歌。


休学在家写了两年歌,母亲问他要不要出去端盘子,朴树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应该赚点钱。几经辗转找到了高晓松,签了麦田公司,正式成为签约歌手,从此“濮树”成了“朴树”。


高晓松这样评价当年的朴树:歌词特别诗化,嗓音又特别脆弱。他的歌“就像朗诵诗一样,脆弱就会特别打动人”。


出道之后,朴树很多歌就火了,先是《火车开往冬天》,然后是《白桦林》。带着小时候母亲总哼的那些俄罗斯歌曲,琢磨出属于朴树的旋律。

特别是《白桦林》已经火到他想不到的程度,甚至成为了他的烦恼。做过朴树经理人的张璐说:朴树不喜欢接受采访。几乎每家媒体都问:《白桦林》的故事是怎么想出来的?朴树不肯说重复的话,觉得自己的智力透支了。

暌违已久的朴树以帮唱嘉宾的身份重回人们的视野。一曲富有浓厚的怀旧气息的《清白之年》让很多歌迷泪湿眼角。

当主持人问他帮唱的理由时,他直言不讳:

我觉得我靠这个赚钱啊,人得吃饭吧。

至情至性,一如当年。


1


朴树父母皆是北大的教授。在当时北大的家属院里,孩子们从小就立志成为科学家。北大附小、附中、北大,出国留学,是他们基本被规划好的奋斗轨迹和人生路线。

朴树曾回忆:“你没考上,你爸妈都没法做人了。”


1993年,拼命一搏的朴树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系。他把录取通知书拿给父母看:“我是为你们考的,不去了啊。”但在父母强大的攻势下,他还是无奈投诚。

象牙塔最终还是无法困住他, 大二时他毅然退了学。每晚10点半,带着吉他去家门口的小河边去弹唱。父母不死心,找人给他保留了一年学籍。这样转圜的余地他并未珍惜,他知道他的心无法再回去。


1996年,朴树正式成为麦田公司的签约歌手,老板是宋柯。“濮树”从此成了“朴树”。

先是《火车开往冬天》,然后是《白桦林》。《白桦林》有着浓郁的俄罗斯风格,朴实感人的故事,凄美动人的旋律,让朴树一举成名。


向往“诗和远方”的高晓松说,这辈子从来没见过宋柯哭过,但当年朴树抱着把吉他,唱了自己写的新歌《那些花儿》,宋柯第一次哭了……


2000年央视春晚导演组想找四个有“非主旋律”的年轻歌手搞联唱,他们指名要朴树。朴树不去,面对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公司上上下下游说良久:你应该去占领这个阵地。


当他去排练时,得知被安排假唱,就偷偷溜走了。公司的人都疯了,负责人把他骂了一顿:你知道多少人在等你一个人吗?你想让大家陪你死就别来! 最后为了不辜负别人,朴树去了。


大年三十晚上,朴树的父母静静地守候坐在电视机前,儿子的出场成为了那个春节家里最为期待的盛事。但是他们发现站在一堆华服靓装歌手中的朴树穿得邋里邋遢,表情漫不经心。

那个流光溢彩的舞台是多少歌手梦寐以求的,但它不属于朴树。


2000年春晚之后,开始有歌迷在各种场合疯狂围堵他,被众星捧月的生活状态并不是他想要的,这让他非常不适应。那几年他经常夜不能寐,有时早上打车去机场,傍晚时分坐在大理的街上,喝着啤酒,看着女孩们打羽毛球,觉得“生活真美好”。


有一年,母亲对他说:我听了你的歌,你这两年是不是不快乐?


朴树一下子哭了,赶忙去洗脸,再装作大大咧咧的样子走开。

2003年11月8日,朴树三十周岁生日,第二张专辑《生如夏花》上市,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为此,他在专辑封面上写道:


在蓝天下,献给你,我最好的年华。


在华语乐坛不那么景气的时候,普通歌手的专辑卖出十万张都要欢欣鼓舞,他最巅峰的专辑卖出了50万张。


他喜欢写歌,但他厌恶宣传,经纪人告诉他下周六有媒体要采访他,他说下周六我有病。


回绝得毫无技术含量,但这就是他。


人往高处走。但他却在最巅峰的时间隐退,停下来。这一停,就是10年。偶尔的亮相,也是玩票性质。


这十年,歌坛江山不断易主,潮来潮往,但他始终是人们记忆中的“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冬雪里,开在年复一年的四季轮回里。


那几年,朴树拒绝再写歌,更拒绝趁热打铁再出新专辑。张亚东见面就劝:做一张新专辑吧。为什么要做?可以赚钱啊。为什么要赚钱?

佛家有“贪、嗔、痴、慢、疑”五毒之说,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贪”念,它是很多欲望不得,烦恼丛生的根源。


但他却没有钱的概念,如果能继续生活下去,他可以甘之如饴地去当一个穷人。


所以,他的新专辑一拖再拖,演唱会也一拖再拖。

2014年,他在翘首以待和千呼万唤下,终于再出新歌,距离他上一次专辑过去十年。十年后再度发声,是为那首《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曾经头角峥嵘,曾经山势崚嶒,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这际遇的跌宕,这命运的辗转,就像我们很多人走过的人生路径,只是我们都借口宿命,归顺于庸常的生活,只有他还在坚持内心的答案。

除了2015年的全国巡回演唱会,他又归于沉寂。


直到 2017年4月30日发行个人第三张专辑《猎户星座》。那天,在北京演唱会上,从最初的静静唱歌,直到最后泪洒舞台。

他不再孟浪,但仍然对悲伤敏感,对别人的批评在意,对于这个世界有很多的失望。他仍然在乎能否向80岁的妈妈证明自己“正在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他努力求好,只是一种自律。这个社会越来越高速甚至疯狂的运转似乎和他无关。他按照自己的步调行进,他用非常长的时间来做这张唱片,他曾在微博上记述了《猎户星座》的诞生过程:


“2010年试图开始,阴差阳错而不得

2014年初开始尝试着编曲,秋后中断。

2015年一月再开始,四月完成。初夏两赴英国录音,十月再次中断。

2016年对这些歌彻底失去热情,混了一年。英国的录音也被废弃了。

2017年一月,鼓足勇气重新开始,在家里DIY,直到4月21号上午。


“我是一个不勉强自己的人,没有状态我宁愿不出声,有了感觉我就会写出来。我不关注唱片业,我只关注自己的音乐状态。最早我可能就是这种挺浑的人,从我做第一张唱片就面临着这种情况,我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我应该按照自己的直觉去做每一件事情,包括新专辑。”


他创作时,经常追求的一种境界是,“不由自主的一刹那”“灵魂出窍的一刹那”。


02


按照自己的直觉去做事,这直觉里包括他突如其来迸发出来的诗意。


有一次高晓松和朴树去天津演出,演出结束一起返回。车行半路,朴树的眼神仿佛瞬间被点燃:“停车,你们把我放在这儿,我要看夕阳。”


高晓松问他:“那我们走了,你在高速公路边上怎么办?”


朴树答:“那不管,以后再说,你先让我看夕阳。”


于是他自己就提着把吉他和一大塑料壶水,坐在地上,开始弹琴。最后,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回家的。

他某次办签证上飞机,但是安检说他的琴包太重了,必须托运。


朴树不愿意,多次交涉无果后,他把琴包托运了,自己拎着把裸琴上了飞机,给琴找了个空座,还给它穿上衣服系上安全带。


朴树说,乐器也是有灵魂的。据说他大学时在寝室,他的琴也是单独睡一张床。


此外,他厌倦觥筹交错的生活。最忙时,他好不容易有一天的闲暇,别人都去呼朋引伴,吃喝玩乐,他却去艺术馆站了两个小时,欣赏艺术,然后去诚品书店买了一堆书,最后吃了一顿很便宜的饭。

他可以宅在家里一周不出门,菜是自己种的,不追求奢侈,所以他的生活开支很少。


他至今没有房产,在北京郊区租房住。他的朋友透露,你可能无法想象,一个成名十几年的歌手,不久前还在为他的房租发着愁。


朴树曾借30万给隔壁租房的一个少年,但是那个少年拿了钱就跑路了。一年后,经纪人才知道这件事,通过警察朋友找到了那个少年,他在一家工地上打工,那30万半年前就已被挥霍一空。面对那个少年,朴树只说了一句话:“我告诉你啊,你还不起我钱,就不要来见我。”


他不接商演,不上综艺,对于合作对象都吹毛求疵,甚至不更新微博。


2011年年底,朴树接了一场商演。那是唯一一场。但是演出后他锱铢未取,全部分给了乐队的乐手。他可以没钱过年,但他不能让跟随他的乐队成员也如此。所以,他破例接了商演。


那一年,他的吉他手程鑫,被诊断患上了胰腺癌。朴树开始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虽回天乏术,且费用高昂,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对程鑫的救治。


朴树的经纪人提醒他:这几个月治疗,花掉了你几年的收入。你要想清楚了,你卡里的钱根本不够。


他无所谓地说:“不够我们就去签公司,卖身嘛。跟救人比起来,合约算什么。”


这样一个宁愿受穷,也不愿意上综艺节目的人,居然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一个生还希望渺茫的人倾家荡产,做出最大的妥协。

不久,程鑫离世。朴树最后对他的承诺是:


我会照顾好你妈妈。


曾经,他悄悄盖学校捐款,从不大张旗鼓。他特别在意宣传这事。不是怕别人不知道,是怕别人知道。


“没花的钱,他都捐了,也不让人跟别人说。”经纪人也不知道朴树把钱捐到了哪里,他跟捐助对象也不联系,只是委托了某个人在负责。经纪人担心那人骗朴树,朴树就跟人家急了,“你怎么老把人想得那么坏呢?”


鲁迅先生曾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


他呢?


这个乌七八糟的世界他不是不知道,但他还是愿意无条件去相信一些人。

信任与厌恶,爱与恨,在他那里,是泾渭分明的。


一个汽车品牌曾想用他的歌做广告曲,他没同意,理由是不喜欢那车的形象代言人。


03


有人说朴树不食人间烟火,不接地气,活得像个苦行僧。

朴树说:

我觉得我不是苦行僧,而且我现在越来越不觉得,我就觉得我在找更大的乐趣,对我来说,节制就是更大的乐趣,那种快乐或许是外人体会不到的,所以我不是有病,要折磨自己才开心,而是因为我在里面找到了快乐,那个快乐是没法替代的,我才这么做。

在被问到为什么不接商演,也不让自己乐队的人去接演出时,他是这么回答的:


“我想说,我不排斥钱。我也想很有钱,想衣食无忧,想没有任何生存压力,但我考虑更多的,是怎样才能可持续性发展。


我相信人一辈子该挣多少钱是一个定数,早挣完早死,但我是觉得这个社会,大家去挣钱没问题,每个人都想有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只是惊讶于这个国家的人已经等不及到明天或者后天就要去拿这笔钱,好像迫不及待地挖掘地球开采资源一样,其实跟地球很平和地相处下去,你也可以很富足,但现在这个社会的人就非得赶紧把他妈一辈子该挣的钱一天挣到,大家是这个心态。”


在我们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大家一窝蜂地向前冲,疯狂地攫取,不断地贪占,再很少有人像那句古老的印度箴言所劝谕的那样:“请慢点走,等一等灵魂”。


在声色犬马的娱乐圈,在趋之若鹜的名利场,他是那个鲜有的愿意等一等自己灵魂的那个人。

韩寒在《后会无期》中说:


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朴树就像小孩子,利弊对他没那么重要。

比起“成为我最想成为的那个自己”这件事情,其他都没那么重要。


04


南唐后主李煜曾咏叹:“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朴树2017年发行的《猎户星座》,距离他第二张专辑过去了整整14年。

这14年,足够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他的背有些驮了,发量少了,开始有了大叔样,但他站在那里,目光仍然明亮,低眉信手续续弹,歌声如溪流潺湲,亦似大江浩荡。

他想起小时候腿受伤了,妈妈背着他走两站路等公共汽车,“非常冷,也非常脏。我童年的时候也是特别穷困,但我没有觉得苦,那个生活里充满乐趣。”他很怀念20世纪80年代,他在新专辑的歌词里,试图把这种情感写出来。


《猎户星座》情绪直接且饱满,几乎每首歌里都有发自内心的呐喊。有冷雨浇头,有飓风过境;有声声呼唤,有难言悲怆:“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全都变沉默了”。我们的那些豪情万丈,我们的那些拟将疏狂图一醉,如今都成为午夜梦回时嘴角的那滴浊泪。

但岁月还是没有收服他,无论过去了多少年,在与时光及世事的痛苦撕扯中,在无数的焦灼和恐惧里颠沛流离,他的内心还是那个坦荡如砥,清澈见底的少年。


有人说,朴树,是我们不曾拥有的才华,不曾忍受的痛苦,不曾有决心的改变,不曾经历的人生......


其实,还应加上一句:

他还是那个永远不曾丢掉自己的赤子。


加入CFA群聊,拥有优质的人脉

加入CFA群聊,开拓知识的视野

加入CFA群聊,与业界精英同行

 

你与Ta们只有一个二维码的距离

↓↓↓


点击阅读精选内容:

? 2017 高顿CFA 保留其所有权利。本文作者与出处由高顿金融分析师整理自;扒婆说八卦,风飞沙八卦出处:风飞沙八卦,扒婆说八卦,网易,若需引用或转载,请注明以上信息。

2017年6月5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互金专委会)正式启动“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该计划旨在促进互联网金融企业透明化运营、阳光下发展。 在该计划开启的互金企业运营指数测评中,目前洋钱罐平台以71.4的分值,在首批参加测评的15家企业中位列榜首。同时洋钱罐还成为首批两家自愿将运营数据实时接入国家技术平台的企业之一,洋钱罐平台上的投资人均可在技术平台上查验自己的投资情况。 有国家互金专委会负责人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平台风险主要来源于互金企业的不透明,包括资产不透明、运营不透明和实力不透明。不透明则无法分析风险,可能导致自融、自保以及虚假项目等重大问题。国家互金专委会依托于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对互金企业的透明性进行了长期跟踪与巡查。而此次“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也是基于此而开展。 根据阳光计划的设计,将有三大方案用于推进互金企业运营情况的透明度。 首先,国家互金专委会将定期组织全网巡查,由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按照客观情况如实反映其资产透明性,并向社会公开。如资产不透明,则无法分析其重大风险。 其次,国家互金专委会将鼓励互金平台自愿将运营数据实时接入国家技术平台中来,投资人可在技术平台上查验自己的投资情况,校验企业上报数据是否真实。同时国家互金专委会根据企业接入的数据,计算相关运营指标,每日向社会公布,从而提升企业的运营透明度。目前真融宝、洋钱罐两家企业已作为首批试点企业,自愿接受社会监督,并公开其运营情况。 最后,在互金企业自愿参加的前提下,国家互金专委会将依据“全客观、可验证”原则对企业进行测评,并公布测评指标。互金企业需按照指标提交材料,如验资报告、股东构成、审计报告、存管合同等,由专委会组织第三方专家审核公布。 洋钱罐CTO耿博表示,互金行业阳光化自律的同时还需要接受阳光化监督,接受第三方客观的全面的评估。尤其是来自权威部门专业化技术化的监管和评测,才是让互金企业在自身制度建设上越来越系统和正规的长期推动力所在。作为一家技术驱动性的互金企业,洋钱罐很早就加入到与国家互金专委会的合作中来,也希望通过“阳光行动”来推动互金行业的规范发展。  新华网北京6月5日电(闫雨昕)在金融扶贫的攻坚战之中,商业银行无疑扮演者着中坚力量。近来,许多商业银行致力于兼顾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协调发展,加紧探索出一套“脱贫而不返贫”的可借鉴方案。   立足小微、三农   众所周知,小微、三农是金融扶贫的重点领域,也是难点所在。为了更好地做好扶贫工作,许多银行每年都会单列小企业信贷计划,在授信审批、贷款限额等方面优先保障小微、涉农等弱势群体的金融需求,支持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和弱势群体的创业就业。   记者了解到,2013年以来,浙商银行开始发行小微专项金融债,进一步拓宽小微金融和精准扶贫的资金渠道,为其提供长期、稳定和低成本的资金来源。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一季度末,该行发行金融债券专项用于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10亿元。此外,还提高小企业不良贷款率容忍度,对小企业从业人员差别化问责免责。   扶贫也是一项系统工程。在金融支持外,更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力量的多方参与,共建扶贫系统生态圈。   近年来,金融机构携手地方政府及第三方机构,通过成立扶持基金、产业基金等,扩大扶贫的信贷投入、提高扶贫的精准度。例如帮助贫困地区通过产业引进、劳务输出实现脱贫;积极支持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等发达地区产业向中西部落后地区的转移;支持优质企业“一带一路”沿线的产业布局,带动相关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和人员就业等等。   浙商银行此前曾为红狮集团提供了8.4亿元授信,通过购买债券、中期流动资金等支持其在四川、甘肃等地建立水泥生产基地;给予盾安集团授信40亿元,支持其在内蒙古等地区进行投资,在为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的同时,也带动了周边产业的发展,提升了居民收入水平。   从“救济”到商业可持续   并非简单的施舍救济,金融扶贫更要坚持商业可持续原则。就商业银行而言,在能力所及之内履行社会责任,把握信贷投放的实质风险成为构建金融扶贫长效机制的关键。   近年来,围绕贫困地区客户需求,许多金融机构都在探索结合互联网金融从担保方式、期限、提还款方式、细分客户群等维度加快产品创新与开发,推出“民宿贷”、“农村电商贷”等产品,主动支持当地旅游扶贫、电商扶贫。   在兰州,浙商银行与甘肃陇西县人民政府合作,推出“精准互助贷”、“精准惠农贷”、“精准助企贷”等三款金融精准扶贫产品,目前已与11户农户代表签约,共投放扶贫农户贷款102万元;在重庆,他们又主动对接重庆市巴南区的“青锋计划”,推出“青年创客贷”产品,支持缺乏资金积累的巴南籍或在巴南创业青年,累计发放“青年创客贷”金额2000多万元,累计支持优秀创业青年60多名。   扶贫既需要“大水漫灌”式的财政扶贫,更需要“精准滴灌”式的金融扶贫。越来越多的银行都通过制定个性化的扶贫方案“精准施策”。如:浙商银行成都分行对金口河区大杠村的贫困户采取一户一策、一户一法、扶贫扶智并重等方式,力争用3到5年时间,有效提高被帮扶贫困户的劳动技能,使被帮扶的贫困户有自我发展和稳定收入的主业,并实现逐步脱贫、致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金融扶贫的探索永远在路上。


首页 - 高顿金融分析师 的更多文章: